☆有幸能看到此处的您,希望您至少不会讨厌这里.









——关于s.r君
冷cp爱好者
偏好美强
杂食
没有cp洁癖
十分好相处
——
希望能有很多人跟我玩

【苏亚】无题

#ooc预警

#捏造有,一方死亡

#十分莫名其妙,能接受的话——☟

 

 

  秋冬交接的时刻,凋零枯死的植物已然沉眠。过道上闲人相比往昔,算得上是“凄惨”。到了春日,死去的植物会再次苏醒,冷清的过道上充斥着少女的欢声笑语。

  但已逝的人是一去不复返,那通向死亡的路是世间万物所无法避免的最终归宿。

 

  这世间少了亚可依旧能照常运转,时间从不会为任何的离别忧伤而停下步伐。唯独苏西不行。苏西·曼芭芭拉的心脏仍是跳动着,血液、呼吸、四肢也依旧正常。但苏西的灵魂却离去了,悄悄地,没有一丝痕迹。

   每每到了她的墓前,苏西一待总能待上一天。苏西还能记起与她共度的时光,她的音容笑貌,她的任性天真。一切仿佛昨日发生的一样。但谁能去提醒苏西呢?她早已英勇牺牲。直到呼吸消失的最后一秒,她还怀着那份天真的正义守护着身后的同伴。老天像是开了个玩笑,那个家伙竟然倒下了。

   那样坚定的眼神也有空洞的时刻,烦人的声音也会消停吗?苏西不知道。苏西是最不相信亚可已经死去的人。

 

  当苏西回过神来,雨早已湿润她的发顶。厚重的衣物覆盖全身,似乎有着防雨的作用。已经磨得发亮的长鞋上沾满了泥巴,与干净整洁的衣服搭配显得极为违合。

   即使是下雨,苏西也没有动作。她注视着墓上的字,目光少见的柔和。

 

  在森林的深处,少有人知晓的墓园中,孤独的墓碑寂静的气氛使得苏西呼吸也是静悄悄。但这场雨十分及时,在现就苏西放声大哭,谁都听不见。没有人还记得英年早逝的亚可,更没有人记得当年那个孤辟的蘑菇控女巫。苏西很久之前就没有得到“家”的温暖,直至遇见亚可后,苏西才慢慢有了普通孩子的模样。她已经封闭太久了,久到连如何去微笑都已忘却。

   但现在那个愿意接纳自己的人已经拋她去了另一个世界。想到这,苏西有些难过,她面上却仍是平静如死水一潭。墓上刻着的一行小字,也正是那位少女让苏西不再理性自闭的话语。苏西轻拂过那行小字,苍白如枯木的手指沾上了泥巴也毫无觉察。

 

  透过眼前那人最后的纪念,苏西思想再一次陷入深不见底的思想之海中,无法自拔。

 

 

 

——决意随着黄昏,消失在天际线处。

 

  毒性扭曲意志,最后的光亮在眼眸中熄灭,苏西目送太阳的坠落,取而代之的冰冷夜晚冻结思绪。日益嘈杂的声音在耳边作响,像是古老的收音机那样时不时发出“嗞嗞”的声音。误食毒蘑菇这种蠢事苏西还是第一次饯行。

 

  尚未传达的心意,被埋葬在“理智”的笼中。微薄的爱意化作残渣,被遗忘在无人光临的角落里。人类的情感对“新生儿”般初来乍到的苏西来说,过于复杂难懂。介于崩溃与希望之间,坐落在道理堆积而成的小山丘上,苏西感到有些喘不过气。自身的毛病一下子暴露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中,就像将以往的伤疤再次揭开一样,但苏西必须装作淡然的神情。

 

  这对苏西来说实在过于困难,她觉得有些累了。

 

  苏西仍然存活于世她还活着,哪怕希望多么渺茫,只要她还活着,就拥有反抗的气力。她得活着,她是最后一个记得亚可的人,她不希望亚可完完全全被时间抹去。

 

  在毒性还未攻击到致命器官,苏西依着自己的学识配出了解药,小小的事件就这样解决了,是的,这毒性对苏西本是小事一桩,可当时她却犹豫了,在亚可的墓前。

   她活得浑浑噩噩,她四处流浪,她独自一人撑过了十多年,现在她仍是孤身一人。有时她会感到迷茫,她都是靠着对亚可的思念支撑着她活下去。

 

  她继续寻找最后的“巴比伦”。直到那扇名为“终极”的大门为她敞开,她会固执的活着。

 

  尽管思念成河,生活还要继续。

 

 

 

评论(5)
热度(10)

© 咸鱼之王S.R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