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有幸能看到此处的您,希望您至少不会讨厌这里.









——关于s.r君
冷cp爱好者
偏好美强
杂食
没有cp洁癖
十分好相处
——
希望能有很多人跟我玩

【原创/GL】向那位不知姓名的♀问好

【预警】

  第一视角,是鬼故事【?】意识流。

 

 

 

  “致我深爱过的。”
     玫瑰无声绽放。

 

 


——“凌晨的声音是无形的手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理解她这样做的原因。
  忠于时间的人无论以何种形态存在,她们总是表现的让人难以琢磨。

 


  仅是在此停留片刻,死去的那个小姐就会发出拜访的声音。从那腐朽的身躯中,细微的呜咽像是求救信号,自未完全封闭的缝隙中向屋内蔓延。

 

  有光,但是不足以完全驱赶黑暗。

 

  腐朽的气味在侵占我的鼻腔,我并不记得这是出自谁。我的大脑因惊慌而一片空白。
  这是邀请,这位小姐似乎是常客,我猜测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家伙,或许她曾是过度渴求爱的“病患”。不可否认的是,即便这样自我安慰,我的双手仍是轻微颤抖着。未知的恐惧要将我淹没,脑内自动搜索的图画音像将我吓个半死。


  可她从来不吓唬我,也许她是个好人。

 


——“寂静中。”

  无言,静悄悄的夜晚因她而呼吸。沉默只会令人逐渐步入疯狂。
  这心跳是我的,可这心脏是谁的?


  心跳受惊的症状如何?猛地一下,被打破规律的感觉不太好,至少我不喜欢任人摆布的感觉。声音没了,我能感知到,她会在这安家。
  她要陪伴我,因为我也是独身一人?新奇的想法是突然被输入大脑的,这是什么?她能和我交流吗?
  我不知道,她在这,我感到害怕。说到底我也是个胆小迷信之人罢了,尽管她还没做什么“大逆不道”之事,恍惚间只觉得腐朽的味道近了。

  很近了。
  近到我怀疑跟她只有半截手指的距离。空气是冰冷的,呼吸是冰冷的,只有这表皮是温热的。没有暴力,没有动作,这机械的感觉源自我的四周。无形的冰冷在触碰我曾经暖和的身躯。
  那是恐惧与其他东西的混合物,我想不起来我干了什么,但我却是在害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耳旁炸开。
有光。
  我无法动弹,这不对,我该离开这。但我又想,我永远无法离开这了。

 

 

 

——

 

  “  在寂静中,一个忏悔者迷失了道路,她的下场会如何?”

  “会被刽子手缠上。”

  这是最后一组浮现在我脑中的对话。身体轻飘飘,隐隐约约之中,这朦胧的声音将我拖至地面。


  “没有人会来救你的。”

 

——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咸鱼之王S.R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