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之王S.R君

一个aph/阿松/htf/阳炎/大海原/弹丸的厨(bu)
米厨/小松厨

百合向/法贞

#和宿敌的联戏出来的产物#

  沐浴着阳光的塞纳河畔,水面十分的平静。偶尔也有几只水鸟飞过。
  我高举红酒杯,背靠栏杆,盯着过往的行人发呆,时不时泯一口红酒。
  要是她还在的话,一定会很高兴看到现在的法.国吧……?

  与她相遇相识的那天,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。
  我和她聊了许久,从法.国的现状到战况。她激动的握住我的手,发誓说要拯救法.兰.西。当时我也没有把她的话当真,只是笑笑,迎合她的话语。
  直到我在名单里看到她的名字。
  “ Jeanne d'Arc. ”
  我忽然回想起那时她认真的神情。
  大概,不,她是真的要收复法.兰.西的失地。

  她很努力,她也知道战争不是儿戏。她说她热爱法.兰.西。我也曾被她的话语打动过,却是不肯吐露出自己的身份,到后来,我目送着她被施以火刑也是。我不敢去直视她的真心,也没脸去见她。

  终于,在大雪降临的日子里。我来到了她的墓前。
  这块墓碑,只是人们为了纪念她而已。
  我怔怔的望着墓碑上刻下的名字,一瞬间,感觉她好像又回到我身边。她会拍落我发顶的积雪,露出天使般的笑容。
  我伸手想要揉揉她的脑袋,一时间忘了她早已离去,而身边连残影都不剩。

#这里新人s.r君,大概会常驻,请多多关照x#
#ooc极短又没有文笔的贺文#
#敦敦生日快乐!#

  在武装侦探社待了多久,中岛敦都忘记去数了。
  可能是因为任务,也许是在与侦探社的大家相处的过程中忘却了。
  中岛敦很庆幸能加入武装侦探社,也庆幸着与大家的相识。

  毕竟中岛敦在那里收获了许多东西。
  比如就现在,侦探社的大家瞒着他举办的专属于他的生日庆祝会。
  摆在长桌上的数十碗茶泡饭围绕着一块块精巧的小蛋糕,以及大家的笑颜与祝福。

  说不惊讶也是骗人的,像这种充满了祝福与欢笑的生日庆祝会,中岛敦也是第一次见过。

  但绝非最后一次的庆幸着,
  “能活到遇见侦探社的各位,我真是太幸运了!”